中国农科院微信公众号
农科专家在线微信公众号
MENU
当前位置: 首页» 新闻中心» 媒体报道

[优质农产品]国产茶叶达标率不算低

——陈宗懋院士辨析茶叶农药残留

【字体:

   今年新茶上市前夕,一则“中国 98%的茶都有农药残留”的消息,在 网络媒体广为流传。不仅令消费者心 惊,也把整个茶产业再次推上舆论的 风口浪尖。上网搜搜,其实这类“新 闻”,近四五年来从未间断过。例如 前些日子,有消息称,吴裕泰、张一元、 中茶、天福茗茶等品牌店销售的国产 茶叶,全被检出有农药残留。另据国 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发布的报告, 全球销量最大的茶叶品牌“立顿”在 中国销售的红茶、绿茶、茉莉花茶和 铁观音袋泡茶,也均含农药。这类传 闻让人们不能不心生疑虑:我们当今 喝的茶还安全吗?
  
  中国是茶的故乡,千百年来,国 人不仅种茶、饮茶,而且向全世界传 播着茶文化。而这一切美好的景象, 似乎就要被“喝茶就是喝毒”的断言 所颠覆。
  
  “茶叶农残问题是个伪名题!” 就在上述流言真假莫辨之时,中国茶 界唯一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农业科 学院茶叶研究所研究员陈宗懋,忍不 住再次站出来大声直言。陈院士能够 说出这句硬话,又有哪些科学依据? 这正是记者专访中最想知晓的。


陈宗懋院士辨析茶叶农药残留

现在一说茶叶有农药残留,就认为茶叶有毒,这种认识是错误的。 ——陈宗懋院士

  
  农残与农残超标是两个概念
  
  今年已届耄耋之年的陈宗懋院 士,大学学的是植物保护专业,从20 世纪60年代起,即在中国茶叶研究所 专门从事茶叶农残科研,是国内这个 领域的开拓者。半个多世纪以来,他 提出过多种农药在茶树上的降解规律, 也就是当茶树喷洒了农药,能够像预 报天气一样,准确预测在哪一天采摘 茶叶,农药就对人体没有危害了。他 还主持制定了一大批农药在茶树上的 安全使用标准,其中有18项作为国家标准颁布实施,5项作为农业部标准 投入应用,对于降低我国茶叶农药残 留、推动茶叶出口做出了重要贡献。
  
  “现在一说茶叶有农药残留,就 认为茶叶有毒,这种认识是错误的。” 陈宗懋院士在接受记者专访时首先指 出,现在我国乃至世界范围内的农产 品种植(包括茶叶),完全不用农药 等化学品的,仅仅只占3%~5%。因 为病虫害对于农作物的破坏性很大, 喷洒农药还是必要的。据世界权威机 构认为,在可预见的将来,化学农药 仍是不可替代的,当然需要减少用量,选用合适的农药品种。虽然茶叶上的 大部分化学农药会随时间推移逐步降 解,但还是避免不了有残留。不光茶 叶免不了有农残,其他农产品也大都 如此。
  
  尽管绝大部分茶叶都可检出农药 残留,但并不等于这些茶叶都会危及 人们健康。“因为农药残留与农药残 留超标是两个概念,只要不超过限定 标准,对人的身体是没有明显危害的。 当然,高于限定标准的残留,也就是 所谓的‘农残超标’,对人体是有害的。 根据目前的检测,我国只有2%~3% 左右的茶叶农残超标。这少数不达标 的茶叶才是我们需要加以防范的。” 陈宗懋强调说。
  
  查查农业部的相关检测结果,与 陈宗懋院士的上述结论可以相互印证。 近些年,农业部每年要对全国茶叶样 品进行抽查,检测范围既涵盖福建、 安徽、江苏、浙江、四川、云南、广 西等15个产茶省(自治区)的茶叶生 产、批发、零售等环节,也包括北京、 上海、天津、宁波、大连等城市销售 的春茶及夏秋茶,结果表明,从2014 年到2016年,全国茶叶合格率分别为 94.8%、97.6%、99.4%。此外,各省 份还组织茶叶质量安全监测。例如浙 江省农业部门2016 年进行了1700 多 个批次的例行安全监测,结果为当地 产的茶叶基本都能达标。
  
  国产茶叶达标率虽不算低,却仍 然不能完全消除人们的下述疑问:我 们国家的“最高残留限量”标准会不 会低于国外(例如欧盟)的标准?换句 话说,我们国家的达标茶叶,是否仍有 可能对人体健康产生不利影响呢?
  
  陈宗懋就此解释道:现在国际上通用的农药残留标准,也称最高残留 限量,是由联合国粮农组织的一个专 家组制定出来的,该专家组的成员都 是没有商业利害关系的世界著名学者。 粮农组织和世界卫生组织也会界定出 通过各种渠道进入人体的化学物的“每 日允许摄入量”。农药的“最高残留 限量”便是根据“每日允许摄入量” 计算设定的。这里需要明确的是,并 不是所有农作物的“最高残留限量” 都是一样的,这就需要参考人们每天 的摄入量去界定限量。例如茶叶就是 按照人们每天最多消费13克的数量制 定出来的。
  
  陈宗懋指出,各国的最高残留 限量标准的确各不相同。联合国有一 个国际性组织叫“国际食品法典农药 残留委员会”(CCPR),在该委员 会会议上,各国共同讨论制定每个农 作物的农残上限标准,然后各国在这 个标准的基础上,再根据自己的实际 情况设立自己的标准。各国为自己设 立的标准,都是经过多方面考量后得 出来的。现在的趋势是:农产品进口 国的标准会相对严一些,以此保障本 国公民摄取更少的农药,同时能够控 制商品的大量进入。而对于农产品出 口国而言,标准可能会定得相对松一 些,因为要保证自己的商品顺利出 口。就茶叶而言,欧盟由于是纯进口 国,因此对茶叶农残标准定得很严, 是目前世界上最高的。自1999 年以 来,欧盟先后7次大幅度地调整农残 标准,检测农药的品种从原先7种, 第一次调整就变成63 种,2004 年增 加到173种,目前已增加到1138种, 而且残留标准也大大地下降,有的标 准几乎达到了目前仪器设备的检测极限,总体上严于国际食品法典委员会 (CAC)标准。联合国制定的残留标 准,是以风险评估为准则,对毒性大、 接触量大的严控,相反则定得宽松一 些。而欧盟的标准大部分是默认标准, 也就是根据化合物的毒性大小先定一 个标准,一般为0.05mg/kg和0.01mg/ kg,这几乎是仪器可验出的最小农药 成分量,这其实是不合理、不科学的。 不过一旦有了充分的实验数据,它是 可以进行修正的。应当指出的是,欧 盟对于按自己技术生产出的农药,有 时会定出非常宽的标准,这自然有商 业利益在起作用。


陈宗懋院士辨析茶叶农药残留

  
  中国的茶叶农残标准是怎样制定 出来的,是不是所有的标准都比欧盟 及国际食品法典委员会的标准要宽一 些呢?陈宗懋院士对此给予了否定的 回答。据他介绍,与欧盟默认标准不同, 中国茶叶农残标准,是须在积累2年 及4地的实验数据基础上,进行风险 评估确定的。我国目前是世界上最大 产茶国,所有的农残标准都是进行田 间试验确定的。国际食品法典委员会 涉及21项茶叶农药残留标准,而我国 即将于今年6月18日正式施行的茶叶 农残标准达到了48项。例如三氯杀螨 醇的残留量,我国限定为0.1mg/kg, 只有国际食品法典标准的1/500。
  
  此外,在茶叶生产环节,我国对 于农药生产及喷洒的管理也越来越严。 陈宗懋说,目前我国每种农药在正式 上市之前,都得经过至少3年的时间 才能投产。其中,须做2年试验,再 经过1年审定。要弄清楚这种农药在 不同气候、不同地域,使用多少剂量、 用多少次,喷洒后经过多少时间衰减 期之后,才能安全采摘。这个过程要全程登记,经考察合格之后再批准正 式使用,以此保证茶叶的安全性。
  
  据有关检测统计,我国目前农产 品中农药超标的比例在2%~4%,这 与大力推广应用低毒、高效、低残留 的农药以及食品中农药残留最大限量 标准( MRL)的判定有关。据记者了解, 多年来,陈宗懋一直积极推动茶叶生 产全面停用高毒高残留农药,农业部 采纳了他的建议并向全国推行,终于 促使全国茶叶的安全性生产逐步得到 落实。
  
  茶叶农残与茶汤中的农残含量 不是一回事
  
  陈宗懋院士指出,过去很长时间 里,国内外有关机构检测茶叶农残, 一般是把茶叶研磨成粉,去测定茶叶的固化物是否存在农残及超标。可是, 中国人饮茶,喝的是茶汤,而不“吃” 茶。实际上,茶叶上的农残水平,和 茶汤中的农残含量不是一回事。不同 农药在茶水中的溶解度不一样,关键 的问题是,究竟有多少农药会在泡茶 时释出。
  
  陈宗懋指出,目前在我国农产 品上使用的农药,大致可以分为脂溶 性农药和水溶性农药两类。脂溶性农 药在泡茶时进入茶汤中的农药量只有 1%~2%,因此即使茶叶中有农残超 标,真正随茶汤喝进肚子的也微乎其 微。选用脂溶性农药能够大大降低人 们通过饮茶所摄入的农药。但水溶性 农药在泡茶时通过茶叶进入茶汤中的 量就要高得多,如水溶性很高的农药 (如吡虫啉、啶虫脒),在茶叶中就可能会有70% 〜90% 的量转入茶汤 中,因此,现在茶产业正在进行停用 这两种农药的科普宣传。目前在我国 茶叶生产中推广使用的农药,多是水 溶解度极低的农药品种。
  
  “国际食品法典农药残留委员会 每年都会在中国召开关于农药残留检 测方面的会议,我曾在会上提议:过 去茶叶农残是在干茶上进行残留标准 的制定,但饮茶时只喝茶汤,而不‘吃’ 茶叶的,因此标准的制定应以茶汤中 的含量来确定摄入量和标准的制定。 这个提议在2016年的CCPR会议上得 到了通过。这对我国的茶叶出口将会 产生重大的影响。”陈宗懋院士介绍说。 多年来,陈宗懋院士及他的同事 主要做的一件事,就是给各种用在茶 树上的农药确定“安全间隔期”,也就是弄清农药在喷洒之后需要降解的 时间。有的需要定5天,有的定7天, 也有的会定14 天。“如果茶叶种植 和加工全部按照规范操作,最后产出 的茶叶一定是低于限定标准的。而只 要有一个环节不规范,就有可能造成 残留超标。”陈宗懋说。
  
  自1999年起,陈宗懋领导的“中 国农业科学院茶叶研究所农产品质量 安全研究中心”,被欧盟认定为我国 唯一有资格对出口欧盟茶叶进行农药 残留检测的实验室。近几年,该中心 每年承担8000 ~ 10000 份出口茶样 的分析任务,其中绝大部分符合出口 质量要求。
  
  安全喝茶有妙法
  
  虽然我国茶叶的安全性正在不断提高,但是滥施农药等现象还难以杜 绝,生产过程的不规范操作也不易杜 绝,这些都有可能造成农残超标,给 人们健康带来不利影响。陈宗懋院士 因此建议一方面要大力推进茶叶生产 加工的全程清洁化,另一方面应向消 费者大力推广安全喝茶科普知识。
  
  “我们经常饮用的春茶,因为生 长期温度低,无病虫害,一般不用药; 5月底到9月份的夏秋茶才会施药, 这也正是春茶价格往往较高的主要原 因。”除了推荐多喝春茶,陈宗懋还 倡导可以多喝高海拔茶区的产品。因 为这些地方气温相对较低,病虫害产 生概率比平原地区要少,像海拔800 米到1000米地区所产出的茶叶,用药 比较少,残留也较低。
  
  年过八旬的陈宗懋院士,近年主编了160 万字的《中国茶经》和《中 国茶叶大辞典》,经常活跃在茶叶科 研、茶叶生产的第一线。他曾在科普 报告会上指出,饮茶有利于身体健康, 但是不正确的饮茶也会产生负面效应。 一是不要喝过浓的茶,另外临睡之前 不要喝太浓的茶,吃饭的时候不要喝 茶,不提倡喝隔夜茶。夏天喝一些性 凉的茶,像绿茶、白茶。冬天喝暖胃 的茶,像红茶、乌龙茶,春天可以喝 花茶。
  
  另外,体虚的人,最好喝红茶, 可以加奶。他还建议年轻人喝绿茶, 妇女喝花茶,肥胖者喝黑茶、乌龙茶、 沱茶,脑力劳动者喝绿茶。

TOP